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陶然庭苑

更待菊黄家酿熟 与君一醉一陶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  

2014-12-28 17:10:32|  分类: 画廊锦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巴山春雪(墨彩 中国美术馆藏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素白的宣纸上落下几点浓浓淡淡的墨,便呈大地之雪,雪之景,雪之情。

        平原、河谷、小桥流水……凡遇降雪,披素装,均显现洁净清新之美,雪景在摄影和绘画中是人们永远喜爱的题材。我画过许多旷野之雪,庭院之雪,雪虽都是素白的,但其情调意境绝不类同,这幅《春雪》着意于韵之奔流,虚实之间的缓慢转化。

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

        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,大部分是画匠,可以发表作品,为了名利,忙于生存,已经不做学问了,像大家那样下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。整个社会都浮躁,刊物、报纸、书籍,打开看看,面目皆是浮躁;画廊济济,展览密集,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,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,哗众唬人,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。艺术发自心灵与灵感,心灵与灵感无处买卖,艺术家本无职业。

     将作品比之风筝,风筝必须能离地升空,但风筝不能断线,这线,是作品与人民感情千里姻缘一线牵之线,是联系了作品与启示作品灵感的线体之间的线。我也往往踩在断线与不断线的边缘,但仍愿立足于不断线的范畴里。

    我有两个观众,一是西方的大师,二是中国老百姓。二者之间差距太大了,如何适应?是人情的关联。我的画一是求美感,二是求意境,有了这二者我才动笔画。我不在乎像和漂亮,那时在农村,我有时画一天,高粱、玉米、野花等等,房东大嫂说很像,但我觉得感情不表达,认为没画好,是欺骗了她。我看过的画多矣,不能打动我的感情,我就不喜欢。

——吴冠中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沧桑之变(墨彩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我想表现时时出现在脑海里的时空之变,眼见的形形式式启示我未见的变幻莫测,苦经营,令时空交汇到我的画面上,她们会失去本色?也许这正是她们的本色,她们只是扬弃了人们的桎梏,一味任性奔驰,但处处相互照顾,呼应回合,嬉笑怒骂,皆成文章,别冤屈她们不守规矩,宇宙不守恒,艺术之源还寓于性灵。 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大 海(墨彩)

 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小鸟天堂 (墨彩 大英博物馆藏)

       画家画语:天堂者,无忧无虑之家园也。闻道广东新会县有“小鸟天堂”,茂密丛林中栖满鸟群。乱线交错成茂林,散点疏密是鸟群,估计也应是我画中天堂,久久心向往之。

终于有一天到了那天堂。

枝丫交错、气根垂挂的榕树之林,据说原只是一株榕树,气根落地生枝,于是子子孙孙,成一家之林,全岛之林。因林在水中,人迹罕至,鸟们栖止,被誉为小鸟天堂,其实鸟似灰鹭一类,体形不小,并非小鸟。

遥望江中茂林一片,密叶覆盖,不见枝条与小鸟。风雨交加,友人找来小舢板,赤脚撑伞,划向江中天堂。才见那榕树根枝交错缠绵,如大篆,如狂草,任性挥写谁管得,冷落幽深织魔窟。钻入垂枝密叶,将爬上岛之岸,鸟们警觉灾祸降临,振翅猛飞逃命,一阵骚乱,天堂顿失。

归来作《小鸟天堂》,着眼于线之纵横,疏密穿插,乱中有序,引来杂色小鸟,不知是何鸟种,只需能藏于枝杈间,时隐时现,随兴点染,便是天堂。我前后作过大、中、小几幅心中天堂,最大一幅,存大英博物馆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石 榴(墨彩 故宫博物院藏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墨枝交叉,传统形态,球状果实占尽画幅疆域,直线、弧线,收缩。放射,竭力发挥线之体量。石榴多斑,墨点跳跃,处处鬼眼,张嘴闭嘴石榴红,显示升平气象。

       其实这石榴有家有底,深根扎在河北李村,是我们“文革”时的劳改点,日日荷锄下河滩劳动。五月榴花红胜火 ,结石榴几多,未曾数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吴家庄(油画 新加坡美术馆藏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意境,是作者作画时思索感情的意向。一般说,每幅作品总是有一定意境的,意境的高低深浅,千差万别,决定着作品的艺术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 黑白块的组合美引我进入抽象美领域,房屋本身的具象细节倒无关重要了。于是我逐渐在内心塑造自己的房屋之群。 

        吴家未有偌大之庄,若有此庄,块块面面相衔接,血统未断,全是吴家清一色。

       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玉龙山下古丽江(油画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玉龙山在哪里?看不见,只在头顶上,云深不知处!她也有偶一显现一角的时候,立即又躲藏了,像希腊神话中洗澡的女神苏珊,不肯让人窥见。

        一个夜半,突然云散天开,月亮出来,乌蓝的太空中洁白的玉龙赤裸裸地呈现出来了,像被牛郎抢去了衣服的织女,她无法躲藏了。

        古丽江,长依玉龙,但其间遥远,从未相并合影;白山黑城,长相思,今于我笔底相会,天地之谊,母女之情。

 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大 宅(墨彩 美国伯明翰美术馆藏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江南乡镇人家密集,在那参差错落黑压压的大片屋顶中,往往有几处突出高大的山墙,其屋顶也格外的大,傲视周遭矮屋,诚是大宅!

    俱往矣,我也不总陶醉于古色古香的风貌中,视线一转,两层、三层楼的新居已在乡镇边缘拔地而起,虽然形式不甚美观,有些装饰也嫌俗气,但亮堂,干燥,实用,大宅里的居民正盼望迁入这样的新居去。
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松 林(墨彩)

        画家画语:林是气氛,要表现林之气氛,画面上树加树不等于林。林中多错觉,前后左右枝杈混淆,疏疏密密令人迷途。我想表现林,但愿不见一棵具体的树,很难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母子豹(墨彩)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黄 河(墨彩)

        画家画语:我所追求的是中国的意境同西方的视觉形象这两方面的结合。我作画的构思多半喜欢较中国式的,中国人民能够接受的,但这时候要找出形体本身的意境,因形象才能够吸引人,这种形象的感受,基本上是西方的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扎根南国(墨彩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在武夷山林场,细雨蒙蒙,在坡陡路滑、杂树丛生的小道上爬了所谓的20里,终于在一个山谷的入口处见到了这棵确乎是硕大无比的老树。它满身丫杈,每一丫杈也有普通一棵松树般粗壮。它像座山雕似的镇坐在丛林中,丛林都匍匐在它的膝下,用写实的手法是难以表现其真实的,从任何一面都无法表现它所占领的立体空间。天光被它遮掩了大半,我们被笼罩在阴暗中,凄凄惨惨戚戚,四近全无生人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我爱老树,不是为了珍视它的年轮,说穿了是爱其形象苍劲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 罗丹塑造加莱义民,其悲壮被刻画得淋漓尽致,作品成为千古绝唱,小城加莱也因之流芳百世。我在《扎根南国》中塑造激昂悲壮不屈的老榕树,六位勇士的雕像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老虎高原(墨彩 新加坡美术馆藏)

        画家画语:80年代到河曲观黄土高原,黄土茫茫,沟壑纵横,山势迂回起伏,若群虎相亲相扑,在苍穹中放歌长啸。我画黄土高原,总嫌沉默寡言,便寓虎于土,并自名为老虎高原。反过来又想画虎群,那是黄土高原的化身,是黄土高原的精魂,她们孕育了多少亿华夏子孙,谁知?

        面对那无际的黄土山脉,那是哺育了炎黄子孙的粮仓,那是未开采的金矿,予人取之不尽又难以估量其价值的印象,不是印象,是刻骨铭心的感受。色调单纯,一统,而脉络的走向迂回曲折,或伏或腾,敦厚、郁勃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遍体沟壑纵横,是刀劈斧凿的创伤,经阳光投影而成浓黑的粗犷笔触,绘就藏龙卧虎的壮丽画图。

        面对这么开阔的视野,这么浩渺的空间,这么寓多变于重叠的结构,要组织画面确是十分艰难,从素描到墨彩,从严谨到奔放,我从各个方面进攻。我终于发现黄土高原是展拓了的老虎之群,其间伏卧着无数猛虎,有的正将跃起,有的还在酣睡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(墨彩 新加坡美术馆藏)

        画家画语:作完数幅黄土高原,意犹未尽,于是我画起老虎来。画虎之群,毋须拘束于单只虎的生理解剖,只一味想把握虎的形象之语言,用这语言来歌唱,与歌唱黄土高原异曲同工,或异工同曲。

  撷取虎的各方面的形象特色,以夸张了的这些特色因素来构成画面,为的是淋漓尽致地表达人们对虎的强烈感受。

 

【原创】摄影:吴冠中画作(九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藤与墙 (墨彩) 

        画家画语:最是吸引画家的,是一堵雪白的粉墙,这里听凭画家施展才华,抒写情怀,泼墨挥洒。然而这素净的墙面往往先被爬山虎之类的藤线占领了,她蜿蜒曲折,悠游自在地绘写成绝妙之画图,令画家望之惊喜、慨叹、却步。

   我画过多幅油彩和墨彩的墙上秋色,当然母体不再只是留园的了。但最感棘手的总是那墙之局限,它的体形反过来约束了藤之伸展,而墙外的天空又或多或少占去了画面的空间,割据了部分藤之领域。我将天空压缩到最小限度,则又不能显示山墙之体态与本质。经过多次较满意的、不满意的、彻底失败的经验,这回用巨幅表现墙上秋色,不再局限于墙之体态身段,拆掉了墙之界限,画幅就是墙,满眼都是墙,藤于是在无形的墙上伸展、奔驰、跌跌撞撞……似乎也失去了指挥,春芽、秋叶纷纷喷发,泼散,是怎样的乐章呢?画名《墙上秋色》,作者写的是人世春秋了。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