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陶然庭苑

更待菊黄家酿熟 与君一醉一陶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选刊】唐代咏物诗鉴赏:咏蝉三绝(作者 虞世南 骆宾王 李商隐)  

2011-10-15 21:43:27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选刊】唐代咏物诗鉴赏:咏蝉三绝(作者 虞世南 骆宾王 李商隐) - 陶然庭苑 - 陶然庭苑

 

唐代咏物诗鉴赏

咏蝉三绝

 

   虞世南 

  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  
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

   注释

    垂緌:“緌”是古人结在颔下的帽带下垂部分,蝉的头部有伸出的触须,形状好像下垂的冠缨,故说“垂緌”。这里既写蝉的形状,也暗示显宦身份(古人常以“冠缨”指代贵宦)。

    饮清露:古人认为蝉生性高洁,栖高饮露,故说“饮清露”。

    流响:形容蝉声的长鸣不已,悦耳动听。

    疏桐:“桐”指梧桐。梧桐是高树,着一“疏”字,更见其枝干的高挺清拔。

    藉:凭借,借助。

   译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蝉垂下像帽带一样的触角吮吸着清澈甘甜的露水,

         声音从稀疏的梧桐树枝间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 蝉声远传的原因是因为蝉居在高树上,

         而不是依靠秋风。

   评析

    这是唐人咏蝉诗中最早的一首。此诗托物寓意,诗人笔下的人格化的“蝉”,实则带有自况的意味,表达出诗人对自身内在品格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自信。“居高声自远,非是籍秋风”,是全篇比兴寄托的点睛之笔,它是在上两句的基础上引发出来的议论。两句中的“自”“非”,一正一反,相互呼应,表现出一种雍容不迫的风度气韵。

 
在狱咏蝉

骆宾王

西陆蝉声唱,南冠客思侵。

那堪玄鬓影,来对白头吟。

露重飞难进,风多响易沉。

无人信高洁,谁为表予心。

   注释

    在狱咏蝉:唐高宗仪凤三年,诗人因上疏得罪武则天,被诬以贪赃罪名下狱,在狱中写了这首诗。

    西陆:指秋天。司马彪《续汉书》:“日行西陆谓之秋。”

    南冠:指囚犯。这里是诗人自谓。《左传·成公九年》:“晋侯观于军府,见钟仪。问之曰:‘南冠而絷者(戴楚冠而被缚者)谁也?’有司对曰:‘郑人所献楚囚也。’”后世便以“南冠”为囚犯的代称。

    客思:客居外地的思乡情绪。这里指囚于狱中的幽愤。

    侵:渐,这里指幽愤越来越深。

    那堪:哪能忍受,不能忍受。

    玄鬓影:意思是蝉鬓的影子引起自己对盛年的美好回忆。  玄,黑色。  玄鬓,意义双关,既指黑发(即盛年),又指蝉鬓(古代妇女的鬓发梳制成蝉翼的形状,这里反过来指蝉)。

    白头吟:指诗人自己头发已白。诗人忧心深重,所以自谓“白头”。又暗用汉乐府《白头吟》题意。相传西汉时司马相如对卓文君爱情不专,卓文君作《白头吟》以自伤,曲调哀怨。

    “露重”两句:是说露水很重,蝉难以高飞;风声很大,蝉声易被掩盖。比喻世道险阻,自己有翼难飞、有口难言、有冤难伸。

    高洁:清高洁白。蝉居高饮洁,所以古人常以蝉作为高洁的象征。这里诗人以蝉喻自己清白无辜。

    为:替,帮。

    表:表白。

    予:我。

   译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秋时节墙外的寒蝉不停地鸣唱,

           蝉声把我这囚徒的愁绪带到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怎能忍受正当玄鬓盛年的好时光,

           独自吟诵白头吟这么哀怨的诗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露重翅薄,欲飞不能,世态多么炎凉,

           风多风大,声响易沉,难保自身芬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人知道我清廉高洁的品性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能替我表白冰晶玉洁的心肠?

   评析

    此诗作于患难之中,感情充沛,取譬明切,用典自然,语多双关,于咏物中寄情寓兴,由物到人,由人及物,达到了物我一体的境界。首两句在句法上用对偶,在作法上用起兴,以蝉声来逗起客思;三、四两句用“那堪”、“来对”构成流水对,把物我联系在一起;五、六两句纯用比体,无一字不在说蝉,无一字不在说自己,物我打成一片;第七句再接再厉,仍用比体;末句用问句的方式,蝉声高唱,诗人长吟,浑然一体,把悲愤推到极致。

 

李商隐

本以高难饱,徒劳恨费声。

 五更疏欲断,一树碧无情 。

薄宦梗犹泛,故园芜已平。

烦君最相警,我亦举家清。

   注释

    “本以”两句:写蝉因自处高洁而难以饱腹,虽哀鸣寄恨也是白费徒劳,无人同情。  本,本来。 高,意义双关,既指树的高处,又指蝉的高洁。  徒,徒然。  费声,枉费鸣声。

    “五更”两句:尽管蝉栖托树上,抱枝哀鸣,而树却对它无动于衷,“无情”自“碧”。  五更,快天亮时。  疏欲断,指蝉长夜悲鸣,最后力量用尽,声音稀疏,无力继续。   碧无情,是说树漠然无动,油然自绿。作者以蝉自比,以树比他所期望的援助者。

    薄宦:低微的小官。

    梗犹泛:喻诗人漂泊不定的遭遇。  梗,树枝。  泛,漂浮。《战国策·齐策》:“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,土偶曰:‘今子,东国之桃梗也;刻削子以为人,降雨下,淄水至,流子而去,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?’”这里诗人用这个典故形容自己漂泊无定的宦游生活。

    故园芜已平:家乡的田园已经是杂草丛生,一片荒芜。这句化用隋代诗人卢思道《听鸣蝉篇》:“故乡已超忽,空庭正芜没。”

    “烦君”两句:多劳你的鸣声给我敲警钟,我这一家的生活也是清苦的。  烦,劳,麻烦。  君,指蝉。  最相警,最能使我警惕。  举家清,全家清苦。

   译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栖息在树的高枝上,餐风饮露,本来就难以饱腹,

        何必哀婉地发出恨怨之声?这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彻夜鸣叫,你到五更时已精疲力竭,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那绿树依然如故,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官职卑微,像桃木偶那样四处漂泊,

        而故乡的田园却已荒芜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劳你用鸣叫之声给我敲响警钟,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家境同样贫寒而又凄清。 

   评析

    诗中既有蝉的形象,又是比喻个人的命运遭遇,两种不同的内容水乳交融,显隐结合。前四句抓住特点咏蝉,善于取题之神。诗人围绕“高难饱”这层意思,不断挪展,不断勾勒,使主题显得异常鲜明。先是“徒劳恨费声”,又是“五更疏欲断”,然后有力揭出“一树碧无情”的惨痛现实,哀怨之深,揭发之狠,令人震动。后四句转到自身,直抒胸臆。“梗犹泛”、“芜已平”两个用典轻盈隐约,不着痕迹。末两句同开头的“高难饱”正面呼应,同“恨费声”反面激荡,一开一合,用笔细密。

 

   总评

    三蝉争鸣,各尽其妙,堪称三绝。虞诗有感而发,托物寓意;骆诗物我一体,寄情寓兴;李诗为情造文,错综细腻。虽然都是咏蝉寄意,都工于比兴寄托,但由于作者的地位、遭遇、气质的不同而呈现出殊异的面貌,表现出艺术的个性。清人施补华曾说,“虞世南‘居高声自远,端不藉秋风’,是清华人语;骆宾王‘露重飞难进,风多响易沉’,是患难人语;李商隐‘本以高难饱,徒劳恨费声’,是牢骚人语。”这是极为恰切的评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